首页
孕肖像
新生儿摄影
后期工艺
独立运营
美的积累
摄影基础
年度会员
论坛
文档共享
注册/登录
首页 随笔小记

關山夜雨抵秋池

下午喝了咖啡,晚上必須睡不著。這是我的體格慣例。況且今晚整個客棧只有我一個客人,名副其實的獨守空房。靜靜聽著外面雨打屋簷的聲響,表述的思維突然變得特別活躍,所以決定寫點什麼。旅路上的開篇也格外有意義吧,我想。

時間穿越到2天前,也就是10月30號,我從台北搭乘傍晚6:30分的台鐵普悠瑪438次到池上。車行3個多鐘後,當聽到列車廣播說快到池上的時候,我提前走到車廂尾部的行李架上取下行李箱,套好背包,站在車廂門旁邊準備下車。結果一恍惚,就看到字幕屏上顯示:下一站關山。

我起先懷疑是顯示錯誤,因為在國內坐火車或公車跳錯站名的情況偶有發生。滾動了好幾次之後才覺得有些不對,推門走去隔壁的值班室問工作人員:“請問下一站是池上,對嗎?” 他瞟了我一眼,淡淡的說:“剛才池上停了那麼久你不下?” OH,NO!真是見了鬼了,我怎麼覺得車一直在晃動,完全感覺不到停呢?

不過我也不方。因為關山到池上只有15分鐘車程,我們27號晚上跟遊學的夥伴們一起來池上的時候也是在關山下車,當時買不到經停池上的車次。於是我給客棧打電話,告訴他們我坐過站了,會在關山下車,因為他們事先說好了會來接站。可能相對於池上火車站3分鐘的車程,關山太遠了吧。聽對方有點猶豫,我主動說:那還是我自己搭計程車過去吧。

掛了電話不到一分鐘,對方打過來:“我還是過去接你吧,你在大門口等一會兒。我開白色車。” 下車後我拖著行李箱往門口一站,發現開始飄雨了,有點冷。估計是颱風玉兔要來。

不大的站前廣場上,零星停著幾輛計程車。可能看我一出來就東張西望找人的樣子,沒有一個司機探頭問我去哪兒。這要是在國內,本乘客早就被包圍了。可見島嶼人們的秩序與自律。給人選擇的空間和自由,是一種尊重。謝謝你們的不擾之恩

關山夜雨抵秋池

大約二十分鐘過後,一輛白色的SUV駛來,“司機”朝站在台階上避風雨的我揮手示意。接車的是一位看起來50歲上下的優雅女士。客套寒暄中,我得知她是客棧的主人,潘姐。頭一天剛從加拿大度假回來,在台北的娘家住了一晚,中午才回到池上。正開始痛苦的倒時差,我卻勞煩人家深夜接駕,心裡不免有幾分愧疚。

我原以為她是擔心我的安全才來接的,結果她說是想著我搭計程車要好幾百塊……在台東,安全問題幾乎是零憂心,這個我後面會寫。

一路閒聊。潘姐聽說我是為了蔣勳老師的課昨天回台北今天又下來,很是開心也驚訝。她說蔣勳老師以前是她店裡的常客,2014年在池上駐村之前就經常住她家,送了她很多親筆簽名的書。還有當年金城武來池上拍廣告,整個劇組包了她的客棧一段時間。正因為那次,才有了如今大部分遊客來池上都要去合影的“金城武樹”。北師大著名學者於丹教授也住過她家……

不曾想,我27號那天坐電動三輪車在池上轉悠的時候不小心匆匆一瞥便愛上、當即決定要來住的客棧,竟然有名家名人的足跡。熱度和光環是蹭不上了,只能說明我的直覺敏銳、秒判準確,選對了店家。我們話還沒嘮夠,就已經到店兒了。夜雨的池上:你好!我又回來了。

標題小註:
當時出站看到“關山車站”幾個字,外面又正好下著雨,我腦子里立馬閃過“關山夜雨”幾個字。為了能套用唐朝詩人李商隱《夜雨寄北》的 “巴山夜雨漲秋池”,我且將秋天的池上簡稱為“秋池”,也勉強說得過去。只是君問歸期已有期。

關山夜雨抵秋池

–於台東 池上 

咨询 电话 微信 登录
X

会员登录

还没有账号,立即注册

忘记密码?

切换至第三方登录

会员注册

已有账号,马上登录

我已阅读并同意《初颜喜在线课堂用户协议

找回密码

忘记了密码? 请输入您的注册邮箱,我们会将密码重置链接发送至您的邮箱

返回 登录